假如某天我消逝不见,你会不会悲伤?

avatar 2019年7月26日12:37:48 评论

看励志文章记得上沃格尔文学网,一切为了给你好看。

  如果,某天,我忽然消失不见了,不知你会不会心疼?

  某年飘雪的冬天,你于茫茫人海中走出,径直来到我的面前。说:“原来你也在这里,我已寻你千年!”

  轻柔磁性的嗓音温暖了整个寒冷的冬季!

  似曾相识的面孔,熟悉的声音,心中隐隐跳跃的情愫,好像都在告诉我们曾经相识的事实。只是不知时时间上要追溯到什么时代。

  我想那应该就是我等待千年的期盼。千年来我不断幻化成人形,只为等待那段千年前的情殇!

  当你温暖的手触碰到我冰凉的指尖时,我看到空中有片刻的电石火花,燃烧,绚烂,最后,消失不见!

  后来,才明白,那时上天给予我的提示。原来,命运之神早已将一切安排就绪。仿若烟花,绽放,绚烂,展现世间的绝美;最后,化作灰烬,消散风中。

  遇见,相识,相爱可以是几秒钟的事情。

  而挥手离开,似乎也可以是下一秒的问题。

  世事总是那么变幻无常,让你我措手不及。

  爱,笔者千年的题材;歌者,亘古的唱词!

  也许许多人会将爱情分为很多种。一个人的爱恋,两个人的爱情,三个人的感情。但是我始终执着地认为,是爱情,必是两个人的事情;否则,其它的将不被列入其内。

  爱,是一件极其玄妙的事物,她有超越世间的魔力。可以很简单,亦可很复杂。给人喜悦,亦给人伤痛与泪水。让人欲罢不能,明知道那是毒药,亦会笑着将其饮尽。

  相识,是缘,缘起;离别,亦是缘,缘灭。

  记得你对我说“你好”时,沉陷在如水眸眼里的我回答的是:很高兴认识你。很高兴认识你,是的,很高兴认识你,感谢上苍让我们在人海中相遇!

  佛说:前世五百次的回眸才得以换来今生的一次擦肩而过。想必,你我曾经都为了今生的相遇、相识在佛前苦苦求了千年。

  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。相遇、相识是缘分,而离开也是必然的,只是时间上的迟早问题。

  朋友说:如果,你哪天遇见一个双手冬暖夏凉的男子,请你一定珍惜,因为那是可以给你今生全部爱的人。

  有今生全部的爱已足矣,再过分地祈求,并是贪婪,我不想,抑或是不能。

  仙子对灰姑娘说:午夜来临之前,请你带着你的水晶鞋离开,否则将所的华丽化作破败。佛对我说:孩子,请你一定在规定的时间内离开,否则后果不堪设想。

  我不知道佛口中的不堪设想是怎样的,他也从不跟我说起。如果是像人鱼公主那样,为自己心爱的男子化为泡沫,我想我是愿意的。只是,我怕,我怕他将灾难降于你身,那将是我不可替代,无法名状的伤痛。

  我深知自己终有一天是要离开的,故我只是倾其所有去爱,却从不过多地奢求什么,要求什么。

  那天,你问“我们相识多久了”,我不言,只是用力将紧握的双手再握紧。

  我们相识多久了,这个问题重要吗?在爱情里面,时间、距离从来都不是问题。如果谁用此做借口,那只是他爱得还不够深。

  相爱的两个人,可以天天过情人节;在爱的岁月里,天天是纪念日。只要你愿意!

  我从来不曾去关心我们相识多久了,因为即便事只有一天,你于我,亦如千年。千年的等待,千年的追寻,怎回抵不过那短短的数日呢,所以我从来就不怀疑。

  我只是我们紧握的双手还能坚持多久。

  一直担心你一直牵着我的右手会不会伤残。夏天被来自我手上的热度灼伤,冬天被我手上的冰凉冻伤。

  我是个没有安全感的女子,不擅言语,人多的时候常常不知所措。每每此时,你都会用温柔的双眼给我勇气。

  我总是很极端、任性,极端地想问题,极端地处事。极端的认为世界上除了好就是坏,除了黑就是白,任性地做很多事,不管过程,不顾后果。决定了的事情,即使知道是错的,也会义不容辞地向前,头破血流亦在所不惜。

  我总是渴望很多的温暖,很多的爱。远以为自己定是一个不知足、贪婪的女子。其实不然,只是他人给予的爱太少。少到我只闻其声,未见其面。

  你微笑的眸子里,荡漾着我的整个春天。

  听说,如果你在对方的瞳仁里可以看到完整的自己,那么他(她)并是你今生要寻找的人。

  你的眸子里,我看见自己在春天里笑着奔跑的身影!

  梦中,我站在路的尽头,却不见了你。哭喊着向前跑去,精疲力竭也不停止。上帝说:孩子,你丢失了什么,心爱的玩具吗?我哽咽着,久久不能言语。脸上泪如雨下,心中急如焚。

  最后,惊叫着醒来,方知,只是梦一场。找出手机,拨打你熟悉的号码。

  那边的你,工作了一天,还在半夜被我吵醒。声音有些疲惫,但还是温柔地说:丫头,怎么啦,又做噩梦了吗?

  喜欢听你用轻柔但不失磁性的声音唤我作“丫头”、“丫头”、“丫头”、“亲爱的丫头”那时那刻,世界万籁俱静,唯有你无限深情的呼唤。

  听到你的声音,心里踏实多了,只是想你了,我轻声地说。

  然后你又无比耐心地给我讲故事,唱我喜欢的歌哄我入眠。

  从相遇的那个冬天开始,你的手机并每天二十四小时开机,说是我怕我想你时找不到你,怕我半夜醒来一个人在黑暗中哭泣。

  最终,我还是哭了,不过不是在半夜,在你的怀里。

  因为你的话语,因为感动。生命中来往的过客那么多,并不是没有人说过那样的话,只是能真正做到的有几人。但是我从来就不曾怀疑你,相信你甚至超过我自己。

  我是个有些小神经质的女子,没有安全感,常常会没有来由的悲伤、哭泣;常常会半夜从噩梦中醒来,然后久久不能入睡,一个人抱着双臂哭泣。

  而你常常会很准时的发来信息或是打来电话,好似约定好一般。一句轻柔的问候,一句温暖的话语,一个极冷的笑话,都会给我无形的力量,克制那些无限蔓延的忧伤。

  多年来,只有你,耐心地听我念叨生活的喜怒哀乐,宠爱地包容我的固执、任性,甚至是神经质。

  相互搀扶的两个老人常常会将我感动的一塌糊涂。

  时常幻想我们相互搀扶在夕阳中散步的情景。两个白发苍苍的老人,拄着拐杖,相互搀着走在余晖将尽的美丽夕阳下。

  可是,这些只能是想想,我们只是彼此生命中的过客,终究是要离开的。

  上帝说:孩子,你不能违背我的安排,否则终身不得安宁。

  我宁可将所有的伤痛,不如意背在自己身上,也不愿看到你有丝毫的不开心,你的眉头一皱,我的心都会痛。

  不知什么时候开始,我的胃常常会没来由的痛,排山倒海的痛。许是久不注意饮食的结果。

  你慌了,硬是拉着我去医院。因为你清楚的知道,我是个害怕打针、吃药,不愿进医院半步的人。如果不如此,我是不会去的。

  此后,你无论工作多么忙碌,你都会尽量抽时间陪我吃饭用餐。你是懂我的,知道我害怕一个人面对宽大的餐桌,一个去人多热闹的场合。

  出差在外时,亦会每天打电话叮嘱我,什么该吃,什么不该吃。于是,我会一个人乖乖地去我们常去的餐厅,坐在相同的位置,仿佛你就在对面笑着看我!

  前面的文章中已经写了,温暖是我一辈子无法拒接的瘾。

  因为你,我开始变得很乖,当然也只是为你。

  某天,佛托梦给我,说:孩子,你们的缘分将尽,好好珍惜剩余的不多的日子。

  我从睡梦中醒来,一身的虚汗。上帝翻手为云,覆手为雨,总是喜欢随性跟别人开一些残酷的玩笑。最担心的事情还是要发生了,虽然我已经准备多时,但真正来临时,我还是不知如何应付。

  离开的必然的事情,这个我知道,只是没想到,一切会来得那么快,快到我来不及回味。

  看着你向我奔跑来的身影,我微笑着张开双臂迎上去,只是心里泪如雨下。

  闻着你身上熟悉的味道,那是我喜欢的古龙香水混合着淡淡的男性气息所特有的味道。我欲沉醉其中永不醒来,或许那样我也就不用离开了。

  我们紧紧地拥抱在人来人往的机场不愿分开。

  “丫头,想我了没?”你说。

  “如果,我某天消失不见了,你会不会伤心?”片刻的沉默后,我毫无征兆说出上面的话。

  想,你应是很意外的,意外我忽然问这样的问题。

  你握着我的双手,看着我的眼睛,似要在里面找出什么答案。

  “丫头,别说傻话,我们会永远在一起的,一辈子,甚至是生生世世永不分离。”你深情而坚定地说。

  我从来都不曾怀疑你说的话,只是不相信自己,害怕命运的无常。

  “如果,我某天消失不见了,你会不会伤心?”我重复着。

  你不言语,只是用力地将我抱紧,抱紧,再抱紧!

avatar

发表评论

:?: :razz: :sad: :evil: :!: :smile: :oops: :grin: :eek: :shock: :???: :cool: :lol: :mad: :twisted: :roll: :wink: :idea: :arrow: :neutral: :cry: :mrgreen: